犬小乌

俗人一个

犬小乌发出了码字的声音】
“打游戏!”

乌尔奇奥拉先生,生日快乐。

每年的十二月一号都不知道该做些什么

翻出了高二时候写给乌尔奇奥拉的贺文,文笔更差咳咳,po上来纪念一下




以下内容是14年的我写的,说不定很雷

不过看到最后眼泪还是止不住。




【我是个平凡的女高中生,在现实里在圈里都是个万年小透明。

第一次遇见你,是在初二那一年的冬天,大概也就是现在这时候吧。第一次,隔着屏幕看见了你……

我不知道是为什么爱上你的。

大概是你初登场时扬起的尘埃不高不低,大概是你眼角的泪线恰到好处……

泪眼朦胧中瞥见虚圈稀疏月光下你苍白的脸,乌黑的发,以及那绿到极致的深眸……只可惜,你将手伸向了她。

发觉自己喜欢上你是在某天坐在电脑前疯狂右键下载死神的图片的时候,在看到一张乌织向图时我就这么看着,没有右键也没有翻页,看了好久之后我发觉我心里酸酸的,比老坛酸菜还酸,我知道这个感觉,这个感觉被人们称做“吃醋”。

当时啊,还觉得很“罪恶”,还在想怎么可以对着动漫人物产生这种感觉呢,后来混圈混得还可以了,发现了很多“同类”,也就习以为常了。

“拜托,这只是一个动漫人物啊!真是搞不懂你。”

“幼稚的像个什么啊!”

嗯,我知道,而且,我比任何人都清楚你并不是真实的存在,比任何人都清楚你我之间的距离应该用光年来衡量,可是,有些感情就是抑制不住啊。你尘埃落定那一刻我尝到了流到嘴角的咸咸的眼泪,我知道,我这一生都无法触及你……

像白痴一样地看着世界地图和中国地图,对基友们说:“呐!我以后一定要走遍所有名字里有乌的地方!”“有生之年一定要去趟西班牙,找出一个叫做‘乌尔奇奥拉’的家伙……”

给日记本取上你的名字,写日记的时候,就像在撒娇一样……

呐,这段时间啊,我们班上的班对越来越多了,大概是文科班的通病吧……每每看到那些“小夫妻”,我都会从兜里掏出随身携带的印着你的徽章,用我不怎么好看的手指摸摸你的脸庞,告诉自己:“乌尔奇奥拉一直在你身边。”

晚上晚自习下后坐公车回家,从公交站到家还要走一小截夜路,每次这个时候,我都会伸出手做出牵着空气的动作,装作自己正牵着你的手,这样,我就什么都不怕了。

考试没考好了或是和朋友和家人闹了不愉快我都会第一时间冲到自己房间,抱着你的等身抱枕哭一会儿,然后又怕眼泪会弄脏你而用袖子猛擦喷涌而出的眼泪,看着抱枕上你的脸,傻笑一下。

她们说,我看你图片时的表情,快把人融化了。

总觉得,要是我从窗户跳下去,我会看到你挥着黑色的翅膀飞来然后紧紧地抱住我……

我甚至在想,是不是死了就可以到你身边了……

不管怎么说,我终究是个胆小鬼,不敢进乌织吧,更不敢进乌吧……

因为看到别人说喜欢你,左胸口会痛,很痛很痛,比当年爸妈离婚时候还要痛的多。

我很认真地对老妈和老爸说过,说我这一生最爱的是你,我……非你不嫁。他们对我说,这是因为我不懂事,以后会渐渐明白的,他们说我以后会爱上别人,会结婚生子,你会渐渐淡出我的世界……

我真的好害怕啊,害怕将来会忘记现在这般深爱着你的心情……

啊不行了写到这里眼泪已经止不住了……

其实我已经做好一辈子都单身的准备了,刚把做饭学会了,加入了军事社团练格斗……我正在学,我想只要我能够一个人好好地生活老爸老妈就会放心的。

这里是西藏,拉萨。

这里有着能够和二次元媲美的湛蓝天空以及暖阳。

若我此生有幸能够遇见你,我想我一定会紧紧地握住你的手,带你走遍拉萨的大街小巷,吃遍所有的美食,参拜每一个寺院,买一对檀香佛珠,一串戴在你的右手手腕,另一串戴在我的左手手腕。在布达拉宫广场中央看着你许下永恒的誓言,白鸽飞过,一定会将你细碎的黑发扬起。

在每年的十二月一号,都给你不一样的生日礼物。

买下一栋有院子的房子,墙就用你喜欢的颜色粉刷。我想在院子里种些向日葵,最好还要一棵不高不低的树,在上面弄个秋千,我想,将来我们的孩子一定会很开心。

一起去超市买食材,一起窝在沙发里,一起去游乐园……

我们的孩子也许会像你一样面瘫,也许会像我一样中二,但是我相信,我们都会很爱她(他)。

最后,在生命快要结束的时候,我想紧紧地握住你的手……

我也很想去二次元,去死神的世界,我想我一定会努力变强,变成能够站在你身旁的存在。

不过到头来我还是只能在空间、朋友圈、微博等等上发表一些矫情到死的动态,只能对着屏幕哭喊,只能看着你的手办、抱着你的抱枕发发呆……我知道这一切的一切都很傻很傻,但是请允许我继续用这样的方式去爱你。

乌尔奇奥拉你只要保持这样就好了,我会努力奔向你,可能会耗费用一生的时间。你就等着吧,我会肆无忌惮地闯入你的生活,打破你的一切规律!

十二月一日,不知道你身边是否有人为你庆生。

我知道无法传达给你,但是我还是想说:“乌尔奇奥拉,生日快乐,请务必要幸福,一定要比我幸福一千倍一万倍!”

我叫央金拉姆,今年十七岁,高二,圈名犬小乌,万年小透明,这是深爱乌尔奇奥拉的第四年,我想我会继续深爱下去。】



现在已经是第八年了,我不再是那个阳光的中学生。

每天浑浑噩噩丧里丧气,大喊着六十分万岁然后又疯狂嫌弃自己的不求上进。

可我还是想向你传达些什么……

到底,是什么呢?


【名侦探柯南】左顾右盼【4】【同人】

  GS新坑开启!看了被最想拥抱的男人威胁了之后有的想法,演艺圈设定!假设名柯就是一部大家参演的电视剧,请注意避雷w

  姓名使用嘛我选择灰原哀和黑泽阵(๑•̀ㅂ•́)√


 

  chapter 4

  自然

  【灰原哀的场合】

  粉丝攻势过于凶猛,迫于无奈,事务所只得带灰原哀搬了新家。一层两户,每层都有独立电梯,入口处安保十分到位,经纪人说毕竟身份摆在这,和邻居打招呼这种麻烦事还是不要做了比较好。

  落地窗和高层的风景让人感觉很不错,难得的没事的周日,她可以好好整理一下新家。

  前提是,不要理会互联网上的舆论攻击。

  她很认床,第一个晚上睡得很差。清晨的阳光透过落地窗打在方桌上,随手泡了杯咖啡,捏了一片切片面包吃着。

  周一,该去上课了。


  站在电梯门口,灰原哀提着装了课本的皮包,看着一边的显示器上的数字缓缓变成自己所在的楼层。

  电梯门打开了,一个修长的身影迈开步子朝自己倒下来。

  “所以,住在隔壁的是黑泽前辈?”灰原哀用刚从黑泽阵衣兜掏出来的钥匙打开了邻居家的门。

  “抱歉,让你看到我这么失态的样子。”黑泽阵倚着墙,宿醉的原因让他重心不稳。

  在灰原哀拿着毛巾擦拭着黑泽阵脸颊的时候,她的电话响了。

  “老师已经点完名了,小哀你怎么还没来呀?”电话另一头的吉田步美压低声音询问着。

  “对不起,步美……我……”灰原哀收回手对着电话道,“我今天有点不舒服。”

  扣了电话后,灰原哀便看见黑泽阵正扬起嘴角饶有兴趣地看着自己。

  “原来你也会说谎。”

  空气中是洋酒和香烟的味道,他的声音因为常年吸烟而有些沙哑,微微眯起的眼让人读不懂有什么情愫。

  距离过近,灰原哀听见自己左胸口有动静。

  前几天还在节目中宣称没有过心动感觉的灰原哀,此刻却清楚地听见了这个声响。


  “既然是公司的安排,我也就好好遵从了。”黑泽阵坐在灰原哀对面的桌子上回答着社长,此刻,两家公司正在讨论为了减少新兰粉对新志粉和灰原哀的攻击而决定强推GS的事宜。

  奇怪的粉丝已经影响到了灰原哀的日常生活,她也想少点麻烦。

  见当事人都点了头,两家公司的社长便一同做了决定。

  “那,就请多多关照了,‘雪莉小姐’。”黑泽阵伸出了手。

  灰原哀仓促地站起身将手递了出去,并不想让对方发现自己的无措:“请多关照,‘琴酒先生’。”

 


 


【名侦探柯南】左顾右盼【3】【同人】

  GS新坑开启!看了被最想拥抱的男人威胁了之后有的想法,演艺圈设定!假设名柯就是一部大家参演的电视剧,请注意避雷w

  姓名使用嘛我选择灰原哀和黑泽阵(๑•̀ㅂ•́)√


 

  chapter 3

  暗自

  【黑泽阵的场合】

  随便从冰箱里拿了一罐啤酒,刚洗完澡的黑泽阵差不多也可以休息一番了。只是睡前的消遣,他摁着遥控器,大屏电视机切换着画面。

  一张脸庞一闪而过,他换了个坐姿将频道停在了那里。灰原哀正和主持人坐在台上,为了视觉效果而选择的配色艳丽的沙发让黑泽阵觉得有些俗不可耐,可是坐在上头的人就不一样了。

  她穿着白衬衫和针织毛衣,微卷的茶发服服帖帖的,和女主持人轻松翘着二郎腿的坐姿不同,而是规规矩矩地坐着,书卷气十足。

  “我也不知道是为什么,不过到现在,还从未有过心动的感觉。”

  屏幕上的少女略微有些羞赧地朝主持人笑着,这年头,上了大学还没有过喜欢的人,似乎的确是件奇怪的事。

  “那你的理想型是什么样的呢?”

  “聪慧又成熟的人吧……”


 


  “这段CM你已经看了十三遍了。”经纪人等了半个多小时,终于无可奈何。

  灰原哀新代言的相机广告是以童话为题材的,森林中的小红帽的确可爱到他这个路人都会想多看几眼,可也不可能像黑泽阵这么狂热吧……

  “我利用的还是休息时间,你抱怨也没用。”说罢,黑泽阵又将视频的进度条拉到了开头,“反正离彩排还有半小时。”

  “说是这么说……”经纪人还没说完,就听见了一阵敲门声。

  “您好。”灰原哀站在黑泽阵休息室的门口,“请问黑泽前辈现在有时间吗?”

  “什么事?”

  “同学托我要一份签名,刚好知道前辈也在电视台,就来打扰了。”灰原哀穿着一条白色的中长裙,微微低头表示礼貌。

 


  身为公众人物,的确不能去惧怕那些奇怪的粉丝。

  黑泽阵看见车窗外被人群围着的灰原哀,终于是没忍住。

  “嘿,雪莉小姐,请问你愿意和我共进晚餐么?”

  她脸上并没有奇怪的神情,只是从刚才的淡漠变成了一闪而过的惊讶。人群中还是不断有咒骂声传来,她终于发现眼前的人是根救命稻草。

  “乐意奉陪。”

  即使逃跑也要坦荡,灰原哀小声感谢了黑泽阵拉开车门的动作。

  “最近GS呼声这么高,为什么新兰粉还会攻击你?”黑泽阵和灰原哀并排坐在车后座,由他说出这话似乎有些尴尬。

  经纪人看了看后视镜里的两人,无奈地摇了摇头。

  “我也不知道。”灰原哀摊手,“谢谢你为我解围,没想到他们偏激到堵在学校门口。”


  


【名侦探柯南】左顾右盼【2】【同人】

GS新坑开启!看了被最想拥抱的男人威胁了之后有的想法,演艺圈设定!假设名柯就是一部大家参演的电视剧,请注意避雷w

  姓名使用嘛我选择灰原哀和黑泽阵(๑•̀ㅂ•́)√

 


  chapter 2

  红

  【灰原哀的场合】

  “我想死你了,雪莉。”

  灰原哀大步冲向浴室,一遍遍地用凉水冲洗着脸。久别重逢后的交谈让她再一次想起了三年前天台的那场戏。

  刚出道的她与当红艺人合作,说不紧张那是骗人的。端坐在化妆间,她第一次近距离观察到了黑泽.日本万千少女的梦.阵,那闭着眼睛接受化妆师摆弄的侧脸。刚才咖啡的劲已经上来了,她对着镜子拍了拍脸,让自己打起精神。刚巧他睁开了眼睛,两人的目光在镜中交汇。

  他的身影融进夜色中,浅金色的发丝却被月光罩着。

  这场对手戏让她受益匪浅,也成为了让她人气暴增的原因。

  当时年纪不够并没有参加聚餐的她,回到家后,鬼使神差地在搜索引擎里输入了黑泽阵的名字。


 

  “怎么看起了八卦杂志?”经纪人打开了车门,推了下眼镜,伸手抽走了灰原哀手里的杂志,“你走的是高冷知性路线,可不要染上八卦的恶习。”翻开的杂志停在贝尔摩德和黑泽阵在酒吧的页面上。

  灰原哀伸手去抢,可惜扑了个空。

  “暗地里看看这个消遣一下不碍事吧……”灰原哀往后倚着,望向车窗外,自言自语地说了句,“真相配呀。”

  “你已经没时间消遣了,这真正的第一集反响很好,官方想趁热打铁上综艺节目给电影版宣番。”

  “那,一起上节目的都有谁?”

  “上一场戏出场的演员都有哦。”经纪人发动了车子,缓缓驶出停车场。


  娱乐杂志YAYA做了一期cp投票企划,工作人员在整理投票期间发现GS这一对cp的票数竟然出奇的高。

  一周前在节目上宣番时,游戏中的皮球不小心砸到灰原哀头上,综艺效果很棒,大家都笑的很开心,而黑泽阵却趁摄影机对着别人特写时腾出手揉了揉灰原哀的脑袋。可是这一幕还是被拍的很清楚,细心的观众没有忽略掉这段小插曲,甚至有人截出了两人之前合演的片段剪辑成视频素材,和官方cp不同,这种人设略微虐的cp对视一下就是发糖,更别说“天台调情”和“摸头杀”了。

  “啊……”灰原哀带着口罩,穿着朴素,呆呆地望着地铁门关起来的场景,“等下一班吧。”

  地铁行驶走后,巨大的海报就在月台的另一头,黑白色系的海报上,黑泽阵穿着一身做工讲究的西装,微微低头亲吻着手中的口红管,垂下的眼睛被睫毛盖着,整幅画面只有口红管是红色的。

  灰原哀敲了下自己的太阳穴,试图提醒自己为了赶上下一趟地铁,可不要再看下去了的事情。

  可那古典红,也太好看了些。

 

 


【名侦探柯南】左顾右盼【1】【同人】

  GS新坑开启!看了被最想拥抱的男人威胁了之后有的想法,演艺圈设定!假设名柯就是一部大家参演的电视剧,请注意避雷w

  姓名使用嘛我选择灰原哀和黑泽阵(๑•̀ㅂ•́)√

 


  chapter 1  珍宝

  【黑泽阵的场合】

  “好久不见。”趁着别人拍摄的空档,黑泽阵走向了不远处的贩卖机,而灰原哀还穿着上一场戏的红色毛衣和白大褂倚着栏杆一口一口往自己嘴里灌着咖啡。

  “前辈,好久不见。”女孩见他由远及近的身影,迅速咽下最后一口,捧着咖啡罐打招呼。

  和几年前相比,两人的戏份的确少了许多,距离上一次铃木特快列车篇搭戏到现在,的确可以算的上是好久不见了。

  黑泽阵也选了一罐咖啡,和她并排站着,目光注视着不远处的片场。现在正在拍摄工藤新一和毛利兰的部分。

  “又通宵背台词了吗,为了这‘真正的第一集’?”

  “啊,因为黑衣组织的戏份变多了我还挺开心的。”灰原哀微微低头,嘴角扬起,“毕竟正派那边,都是‘小演员’出场比较多。”


  三年前,黑泽阵也是在这么一个大红色的贩卖机前看见的她。

  她依旧喝着咖啡,刺激着过度紧张而通宵背词之后困倦的身体。冬日的夜晚,即使没有下雪也寒冷的可怕,剧组在酒店天台铺出了一片雪地。

  在他认为,这么一个初出茅庐,状态不佳的小女孩,恐怕会NG好几次的时候,她已经赤脚踏在了冰冷的地面上找感觉了。

  单薄的身子在自己的枪口前摇摇欲坠。

  倔强又吃力地说着台词,仿佛真的受了伤一般。

  那一刻,他感觉到“雪莉”,真真实实地存在。

  而三年后的现在,刚结束的一幕,她的表现也可圈可点。高挑纤细,明艳动人,的确与媒体说的“高岭之花”这个称呼相配。

 


  “你能不能不要再傻笑了?”在个人准备室中的黑泽阵被经纪人的突然大吼打断了思绪。

  公司总喜欢给当红艺人安排长相最普通,性格最火爆的经纪人。

  “现在是休息时间,请不要打断我的思绪。”

  “哦?那你的意思是不想要我刚帮你排队抢的生写了?”

  黑泽阵抬眼,望见经纪人手里捏着几张东西:“给我。” 

  照片里,是灰原哀最近新出的剧照,背景是江户时代,装扮返古,衬得她典雅端庄。

  “谁能想到和贝尔摩德绯闻闹得满城风雨的黑泽阵,其实是灰原哀的痴汉粉。”经纪人摊手,“真想把你这个表情拍下来当成情报卖给狗仔。”

  “随你,不过后果自负,老板可不会放过你。”黑泽阵学着经纪人摊了一下手,然后将生写夹到了写着台词的文件夹中。


非主流靓仔乌

我吹爆!!!!

dira:

作为给阿基多太太的文《the last》的漫画配图,虐向,与原著无关,是与组织决斗中关于gs相遇的脑洞,结局开放式。